獨家|美學者:將軍被暗殺伊朗有四種報復手段,不排除襲擊美國本土
軍事

獨家|美學者:將軍被暗殺伊朗有四種報復手段,不排除襲擊美國本土

2020年01月05日 17:25:01
來源:鳳凰網軍事

伊朗警方抗議美軍暗殺蘇萊曼尼

2020年1月2日,美軍通過“定點清除”行動“暗殺”了伊朗高級軍事指揮官蘇萊曼尼,引發世界范圍內的廣泛關注。由于蘇萊曼尼在伊朗國內有著“反美英雄”的美譽,且他事實上擔任過去多年來伊朗海外行動的領導者,美軍的暗殺行動不僅招致了伊拉克政府的譴責,也引發了伊朗前所未有的怒火。

盡管川普為此次行動辯解稱,從“清除名單”上選擇蘇萊曼尼是為了阻止更大范圍的戰爭,也就是所謂的“殺一人而拯救萬人”,但此次行動的性質非常惡劣。在美伊尚未進入戰爭狀態的情況下,公然暗殺對方高級指揮官,不僅破壞了游戲規則而且開啟了惡劣先例,未來伊朗完全可能以相同手段對美國活動在中東的軍事、情報、外交人員進行暗殺。如此下去,美伊之間任何緩和余地或者談判磋商都不再有效,而川普此前設想的“極限施壓迫使伊朗回到談判桌前”的意圖也將徹底落空。

那么,美伊是否可能就此陷入戰爭呢?1月3日,美國中東問題專家伊蘭·戈登伯格(Ilan Goldenberg)撰文批評了美國的魯莽舉動,并對伊朗的反制選項進行預測。伊蘭·戈登伯格是新美國安全中心中東安全計劃主任,在外交政策和國防領域擁有豐富的政府經驗。其主要觀點如下:

“圣城旅”司令蘇萊曼尼是伊朗最有影響力和最受歡迎的人物之一,也是特殊的“美國克星”。他領導“圣城旅”在伊朗境外廣泛開展活動,在伊拉克武裝和訓練什葉派民兵(2003年-2011年,造成約600名美軍喪生),此后他成為伊朗對伊拉克施加政治影響力的關鍵角色,尤其是通過打擊IS保住了岌岌可危的伊拉克政府。他推動了武裝和支持巴沙爾政府的政策,包括向敘利亞部署大約50000名什葉派民兵。他是伊朗維系與黎巴嫩真主黨關系的關鍵人物,向后者提供了威脅以色列的導彈和火箭彈。他推動了伊朗扶持也門胡塞武裝的戰略。由于上述原因,蘇萊曼尼被視為伊朗和整個中東地區的“反美英雄”。簡而言之,美國暗殺蘇萊曼尼導致中東地區局勢高度升級。

特朗普政府辯稱,蘇萊曼尼是恐怖分子,暗殺屬于防御性舉動,是為了阻止即將發生的伊朗對美攻擊。這種說法似是而非,如果不是因為特朗普自上任以來一直實施“極限施壓”政策,美國永遠不會被迫對伊朗將軍采取暗殺行動。2018年5月,特朗普退出了伊朗核協議,并采取了對伊朗實施經濟制裁的“極限施壓”政策。一年多來,伊朗以克制的態度作出反應,努力從核協議的其他各方獲得支援,打破美國的外交孤立。

但是,有限的方法未能產生實質性收益,到了2019年5月,伊朗不得不采取采取更冒險的舉措。首先是伊朗擊落了一架美軍無人機,幾乎到了與美國公開沖突的邊緣。9月份,伊朗導彈襲擊了沙特阿拉伯的石油設施,到了上周,伊拉克什葉派民兵組織開始向美軍基地發射火箭彈,最終導致美國承包商死亡。美國的報復性空襲讓我們看到了蘇萊曼尼暗殺案。

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伊朗如何應對。伊斯過去幾個月的行動以及悠久的歷史表明,它可能并不急于進行報復。相反,它將謹慎而耐心地選擇一種它認為有效的方法,并且試圖避免與美國的全面戰爭。盡管如此,過去幾天的事態發展表明誤判的風險仍然非常高。蘇萊曼尼顯然不相信美國會冒著戰爭的風險采取行動,否則他不會讓自己處于如此危險的境地。對于美國而言,特朗普一再堅稱自己對在中東發動新的戰爭缺乏興趣,但他還是批準了暗殺行動。

美軍已經緊急向中東增加了3000兵力以應對不測

美國至少要做好與伊拉克什葉派民兵發生沖突的準備,后者將瞄準美國軍隊,外交官和平民。伊拉克是美國發動空襲的戰場,故而是伊朗立即進行反應的理想場所。什葉派民兵組織在過去六個月中已經在擴大活動范圍,他們將是伊朗作出最迅速反應的代理人,而且由于他們的最高指揮官之一馬赫迪·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與蘇萊曼尼一道被暗殺,因此伊朗動用什葉派民兵是最有可能的選項。

暗殺還將導致美國可能無法繼續保持在伊拉克的合法存在。由于暗殺行動未經伊拉克政府同意,是單方面進行的,也是對伊拉克主權的極端侵犯,伊拉克官員將為此承受巨大的政治壓力,他們必須將美軍趕出本國。許多伊拉克人不喜歡美國或伊朗,他們只是想讓自己的國家恢復原狀,并害怕陷入美伊沖突旋渦。對于這些民眾來說,他們不想讓本國變成戰場就得向伊拉克政府施壓。更危險的是,如果美國被迫離開伊拉克,那么先前打擊IS的努力將遭受沉重打擊。雖然IS在中東受到重創,但仍然保持地下活動狀態,美軍一旦撤軍,IS將利用混亂狀況來改善當前不利處境。

暗殺的后果不一定局限于伊拉克。與伊朗關系密切的黎巴嫩真主黨可能會回應伊朗的要求,它可能會襲擊美國在黎巴嫩的目標。即使伊朗決定避免黎巴嫩局勢升級,分布在整個中東地區的真主黨特工也會襲擊活動在其他國家的美國目標。

伊朗也可以對美國在沙特和阿聯酋的軍事基地或者對海灣的石油設施進行導彈打擊。去年9月伊朗對沙特阿布凱克石油設施的精準打擊使美國異常驚訝,過去半年來伊朗已經證明了使用導彈打擊中東國家地面目標的成功之處。在目前局勢下,伊朗可以對更有價值的目標進行精確打擊而不必擔心與美國的戰爭。

伊朗中程導彈能覆蓋沙特全境以及美軍駐中東的所有陸上基地

大幅加快核計劃步伐也是伊朗的應對手段之一。自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5月退出伊朗核協議以來,伊朗在恢復核能開發方面一直小心謹慎。經過一年的試探,伊朗于2019年5月開始,以每60天為一個階段小步驟逐步突破協議約束。下一個60天的窗口將于下周結束,很難想象蘇萊曼尼被暗殺后伊朗還會這么克制。伊朗至少會重啟19.75%豐度鈾濃縮活動,這是朝著生產武器級鈾邁出的重要一步。伊朗之前還威脅退出《核不擴散條約》或驅逐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核查員。這些舉動非常危險,直到本周前大多數專家都不認為伊朗會真正這樣做,然而眼下伊朗完全可能將威脅付諸實施。

伊朗可能做出的最具挑釁性的回應就是對美國本土發動恐怖襲擊,或者干掉與蘇萊曼尼價值相當的美國高級官員。對于伊朗來說,這樣做要比對美國海外利益或海外人員的攻擊更具挑戰性,但伊朗可能認為這是對等還擊。眾所周知,伊朗上一次企圖在美國發動襲擊是在2011年,當時美國情報機構挫敗了伊朗企圖炸毀一家餐館暗殺沙特駐美大使的陰謀。由于伊朗經濟狀況不佳,它在中東以外地區的能力要比在本地區低得多,伊朗去年在丹麥和法國進行的類似企圖都遭到挫敗。因此,盡管伊朗可能試圖在美國本土發動襲擊,但它需要足夠幸運才可能成功。

如果特朗普政府夠聰明,它應當竭盡全力加強美國設施安全并保護海外的美國人。特朗普還應該通過合作伙伴阿曼與伊朗方面進行接觸,不僅要努力降低沖突風險,還需要在私下設置明確的“紅線”,以避免伊朗低估美國決心。最后,特朗普最好到此為止,他可以吹噓通過暗殺蘇萊曼尼使美國對伊朗占了上風,但不要采取進一步的軍事行動。然而這種約束似乎與特朗普的本性背道而馳,即使他在接下來幾周內表現出反常的克制,但伊朗對復仇的渴望以及這種渴望產生的政治勢頭也可能使美國和伊朗不可避免地陷入一場重大沖突。

大香蕉伊人久草AV-久草热久草在线视频,久草在线新时代的视觉